ad1

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有三个选项

来源:搜狐    时间:2017-10-17 15:20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巴黎协定》一直以来的反感,已经付诸行动了。而在对抗气候变化问题上,白宫里的支持者和反对派还在激烈博弈。

几十小时前,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将在美国当地时间周四下午3时(北京时间6月2日凌晨)在白宫玫瑰园宣布美国是否退出《巴黎协定》。

但是,包括特朗普女儿伊凡卡和国务卿蒂尔森在内的白宫顾问和高层都在力劝特朗普不能罔顾美国在国际上的信誉而退出《巴黎协定》。而另一方面,前景并不乐观,白宫内多个不同信源此前已向美国各大媒体吹风,关于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已经做好准备。

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想法由来已久。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是,在特朗普上任的130天中,他从来没搭理过美国气候变化谈判团队,最终,在这4个多月中,该谈判团队所使用的谈判策略指导文件,竟还是奥巴马政府那一份。

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有三个选项

多发洪水的斯里兰卡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之一

退不退?白宫内激烈交锋

选战中,特朗普不断将气候变化称为“骗局”,并在当选后称将在100天内退出《巴黎协定》,但后因召开七国集团峰会等缘故而推迟,不过他在峰会上已经不顾他国的支持而拒绝在峰会声明中支持《巴黎协定》。

上述来自白宫匿名人士表示,特朗普目前正在同美国环保署署长普瑞特(Scott Pruitt)协商退出协定的相关细节。

作为特朗普一手提拔的环保署新掌门人,普瑞特以全球变暖怀疑论者著称。上任后就说出了令美国环保界瞠目结舌的“二氧化碳不是造成全球变暖的主因”这样的话来。

同样支持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还包括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和不少国会的共和党人。此前,包括国会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内的共和党参议员曾致信特朗普,敦促他尽快退出《巴黎协定》。而不少来自于煤炭生产州的美国官员也敦促特朗普要信守选战时做出的承诺。

在反对退出《巴黎协定》的阵营方面,则包括伊凡卡、蒂勒森和一众美国企业界精英。

再从外交层面看,美国的撤出计划将进一步加剧其与欧洲盟友的分歧,并进一步削弱美国的海外信誉。一个例证是,由于特朗普在七国集团峰会上的固执己见,已经逼得默克尔愤而表态欧洲人“必须真正掌握自身命运”。

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定》有195个国家加入,如果退出,美国将加入叙利亚和尼加拉瓜等国所在的阵营。

蒂勒森也在同特朗普的讨论中争辩,退出该协议将损害美国的谈判能力。布什政府期间曾担任国务院助理国务卿的伯恩斯(Nick Burns)也认为,退出《巴黎协定》“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这会破坏我们的国际信誉,”伯恩斯表示,“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协定,这是不科学的。”

与此同时,在《巴黎协定》中,美国承诺到2025年将排放量从2005年的基准线减少至28%。因此,退出《巴黎协定》将对美国的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

埃克森美孚公司、苹果公司、陶氏化学公司、联合利华和特斯拉等几十家美国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均表示反对特朗普做出退出《巴黎协定》的决定,其中,专注研发电动车的特斯拉老板马斯克甚至以退出白宫咨询委员会作为威胁。

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有三个选项

参加G7会议的特朗普

三种退出方式

特朗普公开其决定之前,如何撤出《巴黎协定》的机制尚未确定,不过目前有三种退出方式可以参考,其中第一种是直接退出,并等待这一决定在2020年生效。

通常意义上,退出《巴黎协定》需要4年时间:根据《巴黎协定》第28条规定,在协定生效3年后缔约方可以申请退出,缔约方可最早于保存人收到退出申请1年后正式退出协定。这一机制确保了避免出现国际协议朝令夕改的情况,目前来看也防止了美国国内政治的决定扰乱国际秩序。换言之,尽管存在退出机制,美国总统也不能做到立即退出。

第二种方式是,特朗普可以宣布《巴黎协定》需要参议院批准,但参议院投票肯定不会通过该协定。

这一方案的根据是,《巴黎协定》是奥巴马绕过国会通过的。简单而言,通常在美国签订条约必须经参议院三分之二的议员批准,但总统可以行使行政权来绕开参议院,直接与其他国家达成协议,这是美国政府为通过《巴黎协定》所采用的灵活方式,为此,奥巴马政府在《巴黎协定》前使用的字眼是“接受(Accept)”而非“批准(Ratify)”,这也避免了为通过《巴黎协定》走漫长的立法程序,在国会陷入僵局。因此,特朗普现在可以要求《巴黎协定》必须走立法程序,而考虑到参议院中共和党人的立场,这一协定注定止步参议院。

第三种方法是,《巴黎协定》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下的文件,因此特朗普可以宣布直接退出UNFCCC,随即自动退出《巴黎协定》。

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有三个选项

没理会气候变化团队

在上台的这130多天里,特朗普不但安排气候变化怀疑论者出任环保署长一职,还屡称要走出气候变化的“骗局”,更令人感到吃惊的是,包括特朗普在内,此届政府中没有任何官员和美国气候变化谈判团队说上一句话。

在最近一次的波恩气候变化谈判中,得知这一点的欧洲外交官感到极度震惊:他们的美国同行承认他们已经被白宫遗弃了。

这些美国谈判官员对欧洲官员表示:“我们还在遵循奥巴马政府的程序。只要没有新的指示,旧的指示仍然有效。”

美国的谈判队伍还向他们的欧洲同行提出,应该抓住机会,在特朗普拿定主意之前获得尽可能多的共识。

一位内部人士指出,气候变化应是关乎人类未来的头等大事,但特朗普在当选后的130多天里,都没有空坐下来和自己的谈判团队谈一谈。

特朗普从当选以来显然和气候变化谈判团队缺乏沟通。比如,在2016年底的摩洛哥马拉喀什《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2次缔约方大会上,特朗普有意寻求快速退出《巴黎协定》途径的消息传来时,美方谈判代表团在新闻发布会上竟坦承对此毫不知情。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则指出,对于《巴黎协定》以及气候变化,特朗普并不了解细节。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对此表示,在七国集团峰会上,和特朗普之间关于气候话题的整个讨论,如果不说“非常令人不满”,起码也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没有迹象表明美国到底还要不要留在《巴黎协定》之中。

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有三个选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