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1

让“村两委”御风振翅领航脱贫——留坝县“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的中西沟实践

来源:58HZ.CN    时间:2017-05-18 14:44

近日,记者来到秦岭最美小镇留坝县火烧店镇的核心中西沟村时,这里的绿化提升工程刚刚完成,河道景观改造正有条不紊地推进,稻草人主题公园也在修葺完善。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这里的工地上鲜见外地务工人员,更多的是本村村民忙碌的身影。

这些变化得益于去年8月份成立的扶贫互助合作社。该镇党委书记郭绵介绍说,扶贫互助合作社成立后,中西沟村的路、水等公益性服务项目有人管了,修建、绿化、旅游服务等挣钱的项目也有能人带着合作社社员和贫困户一起干了,更主要的是在村民挣钱致富的同时,村集体的积累也逐渐有了。

截至目前,该县第一批11个互助合作社共组建电商服务、建筑工程、生产服务等专业组、队57个,村级组织管理平台全面建成运营,并建立健全监管机制。共发展社员1017户3346人,其中贫困户243户711人,占试点村贫困人口的76.21%,累计吸纳股金184.4万元,累计向贫困户发放互助资金200余万元。

有了经济和市场功能 基层组织的管理服务能力得到加强

以前的中西沟村条件也不算差,但村两委班子想为老百姓服好务,却也是有想法、没办法。过去村集体没有积累,更不能派活拉差,想给村民办任何事都寸步难行。就连村里的自来水管坏了,想修一下还得向镇上和部门争取资金。慢慢地,村干部威信也低了,村里的公益事业也没人愿意参与了。

变化出现在去年8月。根据县委、县政府统一安排,作为全县试点村之一,中西沟村成立了“扶贫互助合作社”和“扶贫互助资金协会”,贫困户全部入社、其他村民自愿入股参与。合作社下设建筑工程队、农业生产服务队、特色旅游服务队、自来水管理服务队、环境卫生保洁队、文艺宣传服务队等10个营利或公益服务队分别开展业务,共吸纳会员154户,筹集资金47.5万元。

合作社由村支部书记兼任理事长,下设的站、队、点负责人均由村民推选产生,通过开会讨论、共同商议的方式集体决定各项事宜,利用市场、民主、自治的管理手段和方法让群众在参与社会事务管理和进行生产经营中提高技能、增加收入、提升素质。

该村第一书记杨琦说,合作社成立后,我们服务群众的方式也具体了、实在了,群众也能从中获得实实在在的好处,干部有了威信,干群关系也融洽了。现在村民有空就主动来询问有啥活可干。合作社与村民之间有了经济关系后,村两委对村民的管理也有了抓手,一些以前观望的村民现在也想入社了,我们采访的当天早上,还有两户村民来打听入社事宜。

经过半年多的运营,中西沟村积累了4万余元集体资金。去年,包括中西沟村在内,留坝县11个试点村累计增加集体经济积累80多万元,全部摘掉了“空壳村”的帽子。

这些巨大变化,可一言蔽之。正如市委书记王建军在中西沟调研时所指出的,扶贫互助合作社是村级服务组织、经济组织、政治组织“三合一”的创新。党支部是政治组织、村委会是自治组织,没有足够的经济功能和市场功能,扶贫互助合作社作为在党支部领导下的经济组织,同时也是一个服务组织和村民议事组织,使党政组织服务群众、管理社会、发展经济的综合职能得到了更进一步全面的发挥,延伸了党支部、村委会工作的手臂。

不但是扶贫 更是致富 所有群众都能通过合作社受益

中西沟村成立扶贫互助合作社后,村里变化最大的当属贫困户李贵德。他上有年迈且残疾的父母,自己一条腿也有残疾,外出务工都没人要,40多岁依然单身,长期以来他家就靠着父母的残疾补贴、高龄补贴和低保过日子,之前他也想贷款发展产业,但找不到人担保,自己也确实没有偿还能力,信用社不敢贷。慢慢地他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也就破罐子破摔,变得好吃懒做,家里的日子也越过越难。

去年,村上成立环境卫生工作队后,安排李贵德做了村上的保洁员,每个月有300元的固定收入。今年他在村干部的帮助下,从合作社贷了1万元搞起了养殖。随着规模扩大,他家的猪圈不够用了,村干部又免费给他借猪圈多养了4头猪。如今李贵德生猪养殖规模已达11头,而更令他兴奋的是,在村干部的协调下,他已经同留坝山城农特产公司签订了保底订单合同,拿到了1200元订金,生猪一出栏公司直接收走,不愁销路问题。

现在除了干保洁外,合作社还安排李贵德在村里的工程队里做小工,干一天能领到80元。在合作社的帮助下,李贵德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干劲也越来越足,除了养猪,他还种了点药材,一闲下来就到合作社转转,看有什么活计能给他安排。

把贫困户组织起来,在家门口就能学技术、有活干、挣到钱,这是成立合作社的主要目的之一。像李贵德一样,中西沟村3户贫困户通过在合作社务工及发展养殖业,都于去年底全部脱贫,当年全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0200元。

同中西沟村一样,留坝县所有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都坚持将贫困户参与比例作为各盈利性服务队承接项目的前置条件,规定了村公益服务队中贫困户所占比例的硬杠杠。其中,村级合作社规定,个体股东中贫困户股份不低于51%;凡是承包、领办项目的能人、大户,雇佣劳动力中贫困户比例不得低于30%。同时,根据农村居民需求,合作社经营服务范围确定在信贷、农业生产、营销管理、公共服务领域,逐步实现农民生产生活、农村服务管理全覆盖。

加入合作社不仅限于贫困人口,更多加入进来的乡亲是想共同致富、更加富裕。在他们眼里,合作社其实就是致富社。今年51岁的中西沟村村民段新民有苗木种植经验,加入合作社后,村上的绿化提升工程给了他大展拳脚的机会。凭借良好的技术和信誉,他从合作社承包了绿化工程,带领一帮社员用了10几天就保质保量完工了,除过工资、成本和按比例交给村集体的管理费,净赚4000多元。面对采访,老段感慨道:“要不是合作社,这赚钱的机会肯定被那些绿化公司承包走了!”

该镇党委书记郭绵介绍说,像这样的项目,交给合作社干,不但村民可以得到劳务收益,村集体也能得到工程管理费作为集体积累,用于公益性事业的支出。

这样的运作方式,也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3月下旬,市委书记王建军在中西沟调研时就明确指出,要改变过去那样大小项目都是包工头和公司一把抓的状况,把不用招标的小型易做的工程项目交给村级扶贫合作社去干,把利益让渡给群众,只要群众能干的就不要交给包工头、老板,尤其是村上综合开发的项目、农田水利建设等和村民密切相关的,在老百姓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的都要让渡,这样也能将壮大集体经济和双层经营管理落到实处。

看到致富希望的不仅是老段。村上旅游特色服务队队长陈嘉鑫是个80后,在外打工多年的他选择了回乡创业。旅游旺季时,他将自家的水牛牵到采摘园里供游客拍照、体验耕地的乐趣;将一个个废弃的油桶染色、打磨、拼接成小火车,载着旅客和孩子们在乡间路上尽情玩耍;将儿时玩耍过的弹弓、高跷收集起来,供游客回味童年,这种乡村旅游颇受城里游客欢迎。以前中西沟村每年有300多名像陈嘉鑫一样的青壮年外出务工,自从合作社成立后,很多有想法的年轻人,通过合作社贷款自主发展产业,目前已有80多人回乡创业就业。

社会管理更有效 一些农村老大难问题迎刃而解

去年以前,每年冬天中西沟村的自来水都要断流。为啥?答案很简单,村级组织基础设施“有人建、有人用、无人管”,但去年以来这种现象再没有出现过。中西沟村60岁的高登成说,以前一到冬天就不得不到附近的鱼塘去接水吃,去年整个冬天家里的自来水管都有水。

为了破解冬季自来水断流问题,中西沟村合作社成立后,就通过“院坝说事会”率先成立了自来水管理服务队,为全村居民安装上水表,水费按照每吨1元的标准由服务队成员收取。服务队负责自来水管网的日常维护修缮,所产生的费用从收缴的水费中列支,做到公益设施有人用、有人管。对于拒交的人,在全村予以公开曝光,而更有效的手段则是,在合作社的工程队、服务队等需要雇佣劳力时,未按时缴纳水费的村民会被排除在外,作为一种惩戒。

为了革除陋习、树立新风,丰富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引导群众开展健康向上的文化活动,中西沟村用足用活扶贫互助合作社这一平台,成立了文化服务队、红白理事服务队等公益事业服务队,在建强村级文化阵地的同时,为群众文化生活、婚丧嫁娶提供服务,让爱亲敬老、文明诚信等核心价值观教育有人组织、有了载体,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俨然成为农村移风易俗、构建和谐的一支重要力量,一些老大难问题迎刃而解。

基层组织方式的创新 遵从市场法则使其具有强大凝聚力

说起建扶贫互助合作社的初衷,留坝县委书记许秋雯说,合作社首先是为了解决脱了贫摘了帽、工作队撤走后脱贫成果怎样巩固的问题。而更重要的是,通过把合作社建在基层组织上,运用市场规律和经济手段管理教育群众,可以打破以往单一的“行政命令式”管理方式。

合作社实质上是县上扶持建立的一个村支部领导下的集“经济、管理、生产、服务、公益”等功能为一体的综合体,各村合作社对各个专业组、队的管理遵循市场规律,采用经济手段,辅助以行政管理和村民自治实行综合管理。

留坝县用财政扶贫资金为每个村的扶贫互助基金协会解决启动资本金30万元,向社员提供方便、快捷的小额信贷,解决贫困群众产业发展“缺资金”的问题。同时为每个合作社解决30万元政府贴息贷款,用于各专业组、队置办生产、管理所需的基本生产资料,解决运营的流动资金。针对各专业组、队在启动初期没有经验、承接经营项目能力弱的现状,县上出台了项目代建制度,将总投资30万元以下、工程技术简单的基础建设类项目,以委托代建的方式,交给合作社组织实施。

通过半年多时间的运行,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赢得了全县基层干部群众的一致认可,干部群众参与积极性高涨,目前已有22个未纳入试点的村主动申请成立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县上应运出台了《留坝县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申报管理办法》,第二批14个村的村级合作社正在建设当中。(汉中日报)

让“村两委”御风振翅领航脱贫——留坝县“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的中西沟实践